中银基金规模缩水业绩差 李道滨“经营”九年惨淡交卷

时间:2021-08-28 16:0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先后进入清算程序。其中,除了中银聚利定期开放基金和中银惠兴多利A之外,其余均为权益类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中银新蓝筹基金还是中银基金副总经理严菲亲自操盘管理的基金。权益投资是中银基金的短板。严菲投资风格偏保守,起不到灵魂人物的带动作用。苏宁

  先后进入清算程序。其中,除了中银聚利定期开放基金和中银惠兴多利A之外,其余均为权益类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中银新蓝筹基金还是中银基金副总经理严菲亲自操盘管理的基金。“权益投资是中银基金的短板。严菲投资风格偏保守,起不到灵魂人物的带动作用。”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几只清盘基金业绩表现都不甚理想,以中银互联网+股票为例,其2020年基金净值增长率为15.75%,低于行业平均40个百分点。

  今年二季度,公募行业管理总规模激增2.93万亿元,达到23万亿元,又创历史新高。然而,记者注意到,天相投顾数据显示,二季度末非货基规模排名前20位的基金公司规模均狂飙突进,仅中银基金一家缩水。与此同时,一大批中小型基金公司旗下业绩出色的权益类基金整体规模也快速增长。二相对照,中银基金颓势尽显。

  回望中银基金的发展历程,“重固收轻权益”的烙印颇深。规模缩水的背后,凸显的是其令人堪忧的权益投研能力以及长期低迷毫无亮点的基金业绩。在济安金信最新的基金评价体系中,中银基金的股票型和混合型评级均只有三星(五星为最高),QDII类基金的评级只有两星。

  2012年8月10日是李道滨正式加盟中银基金的日子,还有几天任期就满9周年的他,对自己交出的“成绩单”是否满意?

  9年前,还是嘉实基金副总的李道滨,接任中银基金总经理一职,摩拳擦掌地打算大干一番;9年过去,跟随着市场几经牛熊转换,中银基金也经历了属于自己的“牛熊”市。

  在李道滨执掌中银基金近9年的时间里,中银基金管理资产规模从2012年末的1000.77亿元上升到2021年中的3733.88亿元,曾在2018年一度触及“高光时刻”,但其后又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黯淡。

  2012年8月,李道滨正式履新。2012年末,中银基金管理资产规模是1000.77亿元,之后几年,公司资产规模逐年增长,到2018年第三季度,中银基金规模达到历史最高点——4518.41亿元,这也是中银基金的“鼎盛时期”。

  2018年四季度开始,中银基金上演“触顶回落”,资产规模开始走下坡路。到2019年末,中银基金规模至3818.47亿元,2020年末,中银基金规模继续下降,降至3571.39亿元,这个数字跟2018年末的4011.44亿元相比,已经下滑了11%。即便在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普遍向好之际,中银基金的下滑仍在持续。根据天相投顾最新数据,2021年上半年,在规模超2000亿元的基金公司中,只有中银基金一家二季度非货币规模(含短期理财)缩水:二季度规模下滑142.31亿元;上半年规模下滑227.7亿元。

  资产规模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正如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的,中银基金固定收益产品投资管理能力突出,产品结构也以固收类产品为主,但是在近两年结构性牛市行情下,资金大量涌入权益类基金而非固收,因此对其规模有一定影响。

  “在近两年的发展中,中银基金错过了权益大年,近两年监管要求大力发展权益市场,中银基金重债券、轻权益的相对‘保守型’投资风格使其错失了大好行情。”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铁牛也指出,“总体来看,中银基金新基金的主要规模贡献依旧来自固收类产品。”

  王铁牛分析,近两年,中银基金在银行系基金公司中表现相对落后,产品创新方面表现平平,在近两年比较火的ETF、Reits、养老目标基金以及FOF领域均无亮点产品、明星产品,由此也折射出公司的投研体系建设存在诸多问题。

  “中银基金的传统优势在于固收类,在权益类市场大年没有发挥出自己的优势,香港正版挂牌彩图每期自动更新,加上行业马太效应,市场偏好头部公司,规模下滑暂时也无法避免。”王铁牛强调。

  即便是以固收见长,但令人尴尬的是,近两年,中银基金曾经引以为傲的固定收益类产品也出现了萎缩。以债券基金为例,数据显示,从2019年末到2021年中,中银基金的债券型基金规模从2237.66亿元下滑到2157.75亿元。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中银中债1~5年期国开行基金自2020年12月10日成立以来,规模一路下滑,截至2021年6月30日,基金规模已经从成立之初的80亿元下降到38.16亿元;中银中债1~3年期国开行基金自2021年开年以来规模从112.78亿元下降到44.01亿元。这对中银基金可谓“雪上加霜”。

  王铁牛对记者表示,2018年债市回暖,中银基金旗下一批债券型基金取得了较好的相对收益,在同类产品中名列前茅。但近两年是权益投资大年,投资者更偏好权益类投资,债基产品增速显然不及权益类产品。

  “与此同时,政策偏向权益基金,系公募基金普遍面临‘成长的烦恼’及‘威胁’。”王铁牛分析,另一个原因是,近年来理财子公司的陆续成立,业内普遍认为银行更多资源会向理财子公司倾斜,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中银基金的规模扩张造成掣肘。

  天相投顾研究员杨佳星表示,近两年由于资管新规的影响,通道业务在基金公司中处于逐步出清的境地,中银基金作为银行系大型基金公司,有不少机构定制通道业务产品,这部分产品以固定收益类基金为主,近两年为适应资管新规的要求对这部分产品的逐步出清处理,对中银基金债券型基金规模形成一定冲击。

  就规模组成结构来看,中银基金权益类基金占比较低。截至2021年中,中银基金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规模分别为57.24亿元和626.94亿元,规模合计684.18亿元,占总资产规模的18.58%。

  如果横向对比,不论是同期成立的公司还是同为银行系公司,中银基金都略显逊色。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二季度,中银基金资产规模3736.1亿元,远低于同期成立天弘基金的10575.2亿元。如果与国有大行旗下基金公司相比较,中银基金则更显落寞。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银基金资产规模远低于工银瑞信基金(7206.5亿元)和建信基金(5839.8亿元)。

  杨佳星分析,中银基金在过去曾经历过管理层的变动,业绩上相较于工银瑞信起步晚、业绩略逊一筹,因此工银瑞信在权益类基金的规模上与中银基金拉开了较大的差距,这是二者规模差距的主因之一。

  孙扬指出,天弘基金背后是蚂蚁,有支付宝强大的流量和数据支撑,中银基金背后是传统国有银行,这二者没有可比性。同时,中银基金的经理相比工银瑞信基金,建信基金也是薄弱的,工银瑞信有52名经理,建信基金有40名基金经理,中银基金只有33名基金经理。“支撑基金经理的投研团队方面,中银基金也是弱于工银瑞信和建信基金。”孙扬表示。

  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在中银基金33位基金经理中,12人任职经验不足三年,22人不足五年。

  理论上说,管理资产规模不断下滑与中银基金投研人才匮乏,投研团队能力不足,且缺乏明星基金经理,以及基金业绩不佳不无关系。

  以中银基金三年业绩为例,公司数量较多的灵活配置型基金和偏股混合型基金最近三年平均收益均低于市场平均水平。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4日,中银基金灵活配置型基金最近三年平均收益为66.6%,低于全市场灵活配置型基金最近三年平均收益92.2%;同样,中银基金偏股混合型基金最近三年平均收益为122.51%,低于全市场偏股混合型基金最近三年平均收益129.54%。

  作为公司元老级投研骨干,李建于2005年加入中银基金,自2014年3月31日起,管理中银多策略A,从2015年7月17日起,同时管理中银新回报混合A.2016年6月,李建担任公司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基金经理,自2017年5月起兼任多元投资部总经理。2020年9月24日,李建被提拔成公司投资总监(权益)。

  然而,香港六会彩财富论坛李建管理的二只基金业绩或与其职务并不匹配,基金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4日,中银多策略A和中银新回报A两只基金最近三年收益分别为33.45%和32.8%,同类排名分别为1393/1704和1411/1704。更有甚者,中银多策略A最近三个月、最近一年均跑输业绩比较基准;中银新回报A最近一个月、最近三个月均跑输业绩比较基准。

  分析跑输业绩比较基准的原因时,杨佳星表示,上述两只基金实际运作中权益仓位长期保持在30%以内,因此在权益牛市期间难以跑赢业绩比较基准。记者注意到,中银多策略A和中银新回报A两只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均为股债平衡,即沪深300占50%。“上述两只基金在业绩比较基准的选取上可能与实际运作存在一定偏离。”杨佳星说。

  数据显示,中银多策略A的股票仓位一直不高,从2020年三季度末到2021年二季度末,中银多策略A的股票仓位各季度分别为18.21%、18.26%、11.89%和19.82%;同期相比,中银多策略A的债券仓位则要高很多,分别为62.27%、71.18%、77.42%和78.24%。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李建管理的另一只基金中银新回报A上。

  权益仓位较轻或与李建的从业经历有关。记者注意到,虽然身为权益投资总监,但从李建过往资历看,他更偏重于固定收益类。而且从近几年开始,他才从管理债券型基金转向混合型基金。这也很好地解释了在2020年大牛市中,不擅长做股票投资的李建错过了这波上涨行情的原因所在。而李建保守的投资风格也是行业内对他的普遍认知。

  记者查阅上述两只基金前十大重仓股明细发现,二者有9只股票重合,而这些股票中,贵州茅台、平安银行、五粮液和美的集团今年以来均有不同程度下跌,其中,白酒龙头、今年以来股价下跌幅度分别为12.9%和18.9%;家电龙头今年以来股价下跌幅度高达27.5%。

  某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从上述基金重仓股来看,从去年四度度至今年二季度一直占有一定比例,然而今年酒类相关股票波动较大,相反半导体、新能源类涨幅较大。“虽然中银多策略在第二季度中新增了新能源类板块,但主要还是以食品饮料、银行、家电、公用事业为配置主力,错失了上涨的好时机。”

  记者注意到,中银基金旗下基金经理具备固收背景的不止李建一人,基金经理苗婷是债券交易员起家,她管理的中银裕利业绩表现也不甚理想。

  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2月,中银基金权益团队的王牌基金经理陈军突然跳槽至东吴基金,这意味着中银基金资历较长有经验的基金经理又少了一位,这给中银基金权益团队造成巨大冲击。

  基于上述情形,王铁牛认为,面对目前状况,中银基金想要提升投研实力,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发力:

  第一,推动投研体系升级。随着基金规模不断增长,必须对投研体系做出持续性的升级和改造。建议公司在大类资产配置、行业配置研究方面加大投入。

  第二,通过增加基金经理决策权限,鼓励基金经理形成稳定、持续的投资风格,注重中长期业绩,并给予基金经理足够长的考核期,培养出更多业绩优秀的基金经理。

  第三,持续提升细分领域竞争力,例如对行业ETF、REITS、养老FOF基金等领域持续加大投入。通过人才培养和体系建设,细化投资流程,完善投资体系,加强研究对投资的支持力度,以业绩带动规模发展。

  “建议还是要多吸收从外部来的市场化人才,比如券商、权益类基金等,引进新的思路,尤其是要加强权益类大将的引入,建立起有深度的投研队伍,培养有深度的老中青队伍。”孙扬补充道。